604.jpg
2013-5-30 22:37




一楼地牢的最里面是《基督山伯爵》的主人公埃德蒙.邓蒂斯(Edmond Dantes,后成为“基督山伯爵”)的关押地。这里以前是存放炮弹火药的房间,房内没有窗户,密不透风。


605.jpg
2013-5-30 22:37




地牢墙角有一架小电视,里面正在放映着电影《基督山伯爵》。墙那边就是囚禁法利亚神甫(Abbe Faria)的地牢,隔壁如此狭小的空间根本无法容纳一个人在里面活动,我猜想这些安排完全是为了迎合小说而刻意“编造”出来的。在这里不得不感叹大仲马那非凡的想象力和令人惊叹的语言能力。 环顾四周土黄色墙壁,在上面并没有找到大仲马在书中描写的埃德蒙刻着的“我的上帝啊,请让我保存记忆吧!”,可能有我不认识。

埃德蒙。邓蒂斯逃出伊夫堡后,在基督山岛上找到了法利亚神甫知晓的藏宝洞窟,花钱买了个伯爵爵位,之后一直以“基督山伯爵”的身份出现,对陷害他的人进行了无情的报复。

基督山岛(Montecristo)是位于意大利海域的一个小岛,属于托斯卡纳群岛(Tuscan Archipelago)的一部分,在拿破仑被流放的厄尔巴岛(Elba Island)南边。拿破仑曾为厄尔巴岛留下了著名的诗句:“在我看到厄尔巴岛之前,我曾所向无敌”(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Monte Cristo意大利语的意思是基督山(The mountain of Christ)。

在网上搜到一篇大仲马的轶事,不知是真是假。
1844年《基度山伯爵》出版后,无数好奇的读者纷纷来到这座荒凉的古堡参观。古堡的看守人煞有介事地向每个来访者介绍那两间当年是埃德蒙.邓蒂斯和法利亚神甫的囚室。人们好奇心得到了满足,而看守人也相应地拿到一点小费。

一天,一位衣着体面的绅士来到伊夫堡。看守人照例把他带到囚室参观,当听完了例行的一番绘声绘色的讲解后,来访者问道:“那么说,你是认识埃德蒙.邓蒂斯喽?”

“是的,先生,这孩子真够可怜的,您也知道,世道对他太不公正了,所以,有时候,我就多给他一点食品,或者偷偷地给他一小杯酒。”

“您真是一位好人。”绅士脸上带着微笑地说,并把一枚金币连同一张名片放在看守人手里,“请收下吧,这是你对我儿子的好心所应得的报酬。”绅士走了,看守人拿起名片一看,上面用漂亮的字体印着来访者的姓名:大仲马。

由此可见大仲马对他的作品《基督山伯爵》的喜爱程度。

1842年出版商约请大仲马以巴黎为背景写一部当代题材的小说,大仲马接受约请后就搜集素材。他在巴黎警署退休的档案保管员帕歇写的回忆录里发现了一份案情记录,它记述了拿破仑专政时代一个年轻鞋匠皮科的复仇故事。故事讲的是巴黎一家咖啡馆的老板卢比昂和他的三个邻居,出于嫉妒跟刚订婚的鞋匠皮科开了个恶意的玩笑,诬告他是英国间谍。不料,皮科当即被捕入狱,从此音讯杳然。七年后他出了狱,由于同狱的一位意大利神职人员在临终前给了他一大笔遗产,出狱后他就变得极为富有。但他得知当年的未婚妻早已嫁给了卢比昂,于是就乔装化名进入卢比昂的咖啡馆打工,先后杀死那三个邻居中的两个,并用了十年的时间,处心积虑地把卢比昂弄得家破人亡。但在最后时刻手刃卢比昂时,被第三个邻居杀死。大仲马将这个案件加进了引人入胜的情节和当时的社会背景,把几个普通的人变成了七月王朝政界、金融界和司法界的显要人物。

《基督山伯爵》书中的法利亚神甫(Abbé Faria,1746-1819年)确有其人,他原是葡萄牙神甫,也是催眠术研究的先驱者。早年来到法国,曾投身法国大革命的战斗。后来以信仰空想社会主义的罪名,在1797年被囚禁在伊夫堡的地牢里14年,这和小说中的主人公埃德蒙被关在伊夫堡的时间一样长。1813年在巴黎开了一家催眠诊所,但他的所作所为被教会视为异端而成为了被告,最终死于贫困和饥饿,没有留下地址、坟墓和遗嘱。

606.jpg
2013-5-30 22:37




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纪事表:
1814年 埃德蒙.邓蒂斯会见拿破仑
1815年 3月1日被囚禁在伊夫堡 (19岁)(1815年2月28日被捕)
        埃德蒙.邓蒂斯父亲去世
        埃德蒙.邓蒂斯的恋人梅塞苔丝(Mercedes)与费尔南(Fernand)结婚
        ……
1829年 2月28日逃出(33岁)
1830年 埃德蒙.邓蒂斯成为基督山伯爵(Monte-Cristo)
……

《基督山伯爵》一书中最著名的句子出现在它的最后一章:
 “在这世界上既无所谓幸福也无所谓不幸,只有一种状况和另一种状况的比较,如此而已。唯有体验过极度不幸的人,才能品尝到极度的幸福。必须经历过死亡的痛苦才能感受到活着的欢乐。幸福地生活下去,我心爱的孩子们。请你们永远不要忘记,直至上帝垂允为人类揭示出未来图景之日,人类全部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希望。”
蓝色的意义-伊夫堡(二)

607.jpg
2013-5-30 22:40




伊夫堡的二楼是关押重要犯人的房间。有钱的囚犯可以租一间宽敞点、带有付费壁炉和窗户的单人牢房;没钱的就只能听天由命,分配到哪间住哪间了。地牢则是关押“罪行”严重,需受严惩的囚犯,牢房里面没有窗户和厕所。

608.jpg
2013-5-30 22:40




上楼后顺时针方向右手(西边)第一间房曾是“大圣安东尼号”(Grand St.-Antoine)船长夏多(Jean-Baptiste Chataud)的牢房,他因所驾驶的船只携带鼠疫病毒引起了1720年马赛大瘟疫而被捕入狱,在这里关了近3年。牢房大概有7-8平米,西墙边有个壁炉,靠近中庭一边有扇窗户,能通风、看“风景”。

1719年7月商船“大圣安东尼号”经过的黎波里(Tripoli)和正在爆发瘟疫的塞浦路斯(Cyprus),又从黎巴嫩(Lebanon)出发驶往马赛,船上装载了价值10万克朗的货物,包括东方的丝绸和棉花。1720年4月船上的一名土耳其乘客因病死亡,在货船到达意大利的里沃纳(Livourme)港口前又先后有6名水手和1名医生死亡。船上因携带病毒未被允许停靠里沃纳港和马赛港,暂时停在马赛附近的外海。6月被安排停泊在马赛新开辟的一处隔离区,但船员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都由岸上的洗衣女负责清洗,很快就有一名洗衣工死亡,7月又相继有人死亡,当时所有人都没太当回事。

马赛市内有权势的商人急需船上的丝绸和棉花,他们想把这些货物及时运到一个博览会去销售,因此他们强迫港口官员取消隔离措施,这给瘟疫提供了快捷的传播途径。数日内马赛就爆发了大瘟疫,开始有上千人得鼠疫死亡。市内的医院很快就爆满,市民中也爆发了恐慌,他们把病人从家里和市内赶出去。挖出的“万人坑”,不几天就被填满。监狱里的犯人也被释放,和市民们一起焚烧街边腐烂的尸体,但市内根本无法处理这么多死尸,只得堆积在城市周围。

为了阻止瘟疫蔓延,法国国王下令隔离马赛和普罗旺斯的其它地区,严禁这些地区的居民向外走动,违反命令者格杀勿论。为了保证有效隔离还在市郊建造了一堵鼠疫墙(Mur de la Peste),墙是用石头造的,高两米,厚0.7米,墙后有卫兵把守。现在有些地方依然可以看到这堵墙。

鼠疫直到1723年才被完全消灭,1720年9月携带瘟疫的商船“大圣安东尼号”连同船上的货物一起被焚烧掉。在瘟疫爆发的两年多时间里马赛的9万居民中有5万人丧生,瘟疫向北蔓延到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Aix-en-Provence)、阿尔勒(Arles)和土伦(Toulon),也造成了5万人死亡。这是18世纪欧洲爆发的最强烈的一次鼠疫。

1978年潜水协会发现了被焚毁的船只残骸,并由考古学家重新组装,现陈列在伊夫岛对面的l'Île de Ratonneau岛上的卡罗莱纳医院(l'Hôpital Caroline)里。

609.jpg
2013-5-30 22:40





西边第二间是伊夫堡作为监狱的最后一个“名人囚犯”的房间,它曾用作安放法国将军克勒贝尔(Jean Baptiste Kléber,1753-1800年)的遗体长达18年之久。房间的墙上挂有克勒贝尔将军生平介绍和一些战利品。

在1798-1799年拿破仑冒险率领军队远征北非期间,克勒贝尔一直跟随其左右。因拿破仑的一系列失误使他的舰队在埃及几乎全军覆没。1799年底拿破仑看到北非战场毫无打赢的希望,同时法军在对俄、英、奥地利等国的战役中连连战败,巴黎吃紧,于是就悄悄地离开埃及返回了法国,并在巴黎发动了“雾月政变”(1799年11月9日,共和八年雾月18日),临走前委任克勒贝尔为法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

1800年6月,克勒贝尔在开罗被一名叙利亚学生暗杀身亡,刺客随后被钉在开罗的广场上,几小时后死亡。据说头颅被割下来运到法国,用来教授法国医学院的学生什么是“犯罪”和“狂热”。

克勒贝尔的遗体被运回法国,由于担心他的陵墓被当作共和的象征,拿破仑下令将其遗体暂放在伊夫岛上,这一放就是18年。直到路易十八(Louis XVIII,1755-1824年,1814-1824年在位)掌权时才允许他的遗体安葬在他的家乡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1838年12月15日克勒贝尔遗体被移葬在克勒贝尔广场他的雕像下面,心脏则被安放于巴黎荣军院(Les Invalides)圣路易斯礼拜堂(Saint Louis Chapel)祭坛下的一个瓮罐里。

610.jpg
2013-5-30 22:40




再往前走是伊夫堡西北角的圣克里斯多福塔(Saint Christophe Tower),它是三座圆形瞭望塔中最高的一座,高22米。

611.jpg
2013-5-30 22:40




塔内的炮孔和走廊

612.jpg
2013-5-30 22:40




从炮孔向外面看,近处是两座相连的岛:Pomegues岛和Ratonneau岛,远处是马赛城。左下角是对面Ratonneau岛上的卡罗莱纳医院(l'hôpital Caroline),自从马赛爆发鼠疫后,经停马赛的船只都必须在此医院接受检验检疫,此项规定一直延续到十九世纪。



613.jpg
2013-5-30 22:40






站在伊夫堡二层的西北角,平视对面的囚室。

一楼角落墙上立有一牌子,用以纪念从1545-1750年这二百年中在这里关押和迫害的3500名新教教徒。

614.jpg
2013-5-30 22:40




北边第一间囚室,菲利浦.洛林(Philippe de Lorraine,1643-1702年)在1670年曾被关押在此。牢房有面向伊夫堡天井的窗户,里面有壁炉,看上去条件要略微优越一些。

洛林出生在法国著名贵族世家“吉斯家族”(House of Guise),天生美丽,皮肤白皙,15岁被法国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1638-1715年,也称“伟大的路易”和“太阳王”)的弟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一世(Philippe of France,1640-1701年,路易十三的小儿子,也称“法兰西的菲利普Philippe de France”和“大殿下Monsieur”)看上,并同他一起住到了巴黎的皇宫里,成为了他的同性情人。

洛林的情人“大殿下”于1661年在哥哥路易十四的重压下与英格兰查尔斯一世的小女儿安娜公主(Princess Henriette Anne of England,1644-1670年)结婚,但婚后“大殿下”经常公开炫耀他与洛林的情人关系,令其妻子十分不快。安娜公主便不断地向路易十四哭诉自己的“不幸遭遇”,终于在1670年路易十四下令将洛林逮捕,先被关押在里昂,又转移到伊夫堡,最后流放到罗马。

1670年安娜公主突然去世,有人怀疑是洛林在背后指使的暗杀,虽然最后尸检被确认是死于腹膜炎穿孔,但一直以来此事仍让人心存疑惑。由于洛林与“大殿下”非常密切的情人关系,所以他自始至终都是“大殿下”三位妻子的眼中钉。

在路易十四时期法国王室的等级森严,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文章介绍得较为清楚,按等级划分为:
1.国王:路易十四,被称为“陛下”
2.王储:路易十四之子
3.“法兰西之子”“法兰西之女”,被称为“殿下”
路易十四的弟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在“法兰西之子”中居长,被称为“大殿下”。路易十四也把其长房后裔,即王储的孩子们,归为“法兰西之子”和“法兰西之女”系列。
4.“法兰西之孙”“法兰西之孙女”,被称为“殿下”
路易十三首先把这一称号颁给了其侄女,即其弟奥尔良公爵加斯东(Gaston of France,Duke of Orléans,1608-1660年)之女。
路易十四时期,唯一的“法兰西之孙”是“大殿下”之子沙特尔公爵(Philippe II, Duke of Orléans, Philippe Charles,1674-1723年)。他的夫人是路易十四和蒙特斯庞夫人之女布卢瓦小姐,被称为“法兰西之孙女”。沙特尔公爵的姐妹们也拥有同样称号。
5.亲王,即法兰西国王后裔。他们也拥有王位继承权,被称为“尊贵的殿下”
路易十四时期,这一等级包括亨利四世的叔叔孔代亲王路易的后裔。其长房即孔代亲王路易第二,人称“伟大孔代”;次房即其弟孔蒂亲王。孔代家族族长被称为“亲王殿下”,其长子被称为“公爵阁下”。
红衣主教的等级相当于亲王,被称为“阁下”。他们虽然在西班牙国王面前拥有坐椅子的殊荣,在法兰西国王面前他们只能站立。但在法兰西王后面前,他们可坐凳子。
6.爵爷,即世袭的法兰西大公和重臣,如伯爵、侯爵和男爵,地产可有偿转让给其他贵族。公爵被称为“公爵阁下”等等。

615.jpg
2013-5-30 22:40





北边第二间囚室,法国大革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和演说家米拉波伯爵(Honoré Gabriel Riqueti, comte de Mirabeau,1749-1791年)1774-1775年曾被关押在此。

出身贵族的米拉波年轻时放荡不羁,赌博成性,无奈之下他父亲从国王那里弄了份密封诏书,即带有国王印玺的密封信件,内容是不需经审判的监禁或流放诏令,将其监禁在此一年。被关押期间,米拉波的生活颇为舒适,他租了这间单人牢房,收买了典狱长,引诱了炊妇,恶习未改。为逃避更严厉制裁逃到了荷兰。多年动荡流离和监禁生活练就了他的雄辩才能,在法国大革命时代成为了善于蛊惑人心的演说家;他依靠讲坛,为自己确立了声望。

1791年米拉波去世,很多人因他的死而大感悲痛,甚至有人认为他一定是遭了宫廷的暗算。议会为他举行了国葬,把他的遗体安放在先贤祠中,后来从杜伊勒里宫的保险柜里发现他勾结王室的物证,又把他的遗体从先贤祠里迁出。

616.jpg
2013-5-30 22:40




站在伊夫堡东北角的圣尧姆塔(Saint-Jaume Tower)向外张望。粗粗的铁条外,一直向东延伸就是马赛,山顶上加尔德圣母院的圣母像还依稀可见。

617.jpg
2013-5-30 22:40




从圣尧姆塔再往前走,东边第一间牢房曾囚禁过伊夫堡的第一个犯人-安塞米(Chevalier Anselme),他于1580年因为反对君主政体的阴谋而入狱,最后在牢房内上吊身亡。

618.jpg
2013-5-30 22:40




东边第二间房,墙上的牌子写着这是关押“铁面人”(The Man in the Iron Mask)的牢房,实际上,“铁面人”从没被关在伊夫堡中,应该是关在离戛纳不远的圣玛格丽特岛(Ile St. Marguerite)上。




619.jpg
2013-5-30 22:40


伊夫堡东南角的莫高维塔楼(Mougouvert Tower),里面有瞭望口和炮孔。瞭望口窗户外正对着的是“沃邦营房”(The Vauban Building)。1702年沃邦元帅下令在城堡出口的右侧修建卫队楼,后来改为典狱长的宿舍。

沃邦(Sébastien le Prestre de Vauban,1633-1707年)是法国元帅,著名的军事工程师。在路易十四时期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战役不计其数,他的筑城理论体系对欧洲军事学术的影响长达一个世纪以上,其中五边形的棱堡设计在欧洲火炮逐渐盛行的十七世纪及以后影响至深。枪口上插固定刺刀的办法为他发明,改变以往每当射击时必须取下刺刀的做法。当时甚至有这样的说法:“由沃邦建造的城市是幸运的,被沃邦攻打的城市是绝望的。”

1707年因肺炎去世,被安葬在他的故乡巴佐什的一座教堂里。按照拿破仑的指示,从1808年起他的心脏被安放在巴黎荣军院中。
http://bbs.tiexue.net/post_3651871_1.html



620.jpg
2013-5-30 22:40




站在伊夫堡二层的东南角,平视对面的囚室。


621.jpg
2013-5-30 22:40




转过东南角的莫高维塔楼是南边第一间牢房。Chevalier d’Hozier(1775-1846年),因密谋刺杀拿破仑于1804年被捕,被判处死刑。但他的姐姐能量很大,找到皇后说情,之后被拿破仑赦免改为终身监禁,1805年囚禁于此,1814年被释放。

德里维埃侯爵(Marquis de Riviere Lajolais)因反对拿破仑被铺,先被判处死刑,后在四面八方的恳请下改为有期徒刑,1804年被囚禁在伊夫堡的此牢房中。他的自由度很大,白天可以离开牢房自由活动,书信自由,牢房中有壁炉,条件较为舒适。非常不幸的是他在特赦令到来的前一天1808年9月9日已死亡。


622.jpg
2013-5-30 22:40




东边第二间牢房。1775-1789年Peretti神甫和1815年Blaise Gobet曾被囚禁于此,不知道这二位是何许人也。

623.jpg
2013-5-30 22:39





在通往顶层的楼梯旁边是死囚牢房,这里曾囚禁过Valere de Foenis。1588年12月被判处火刑,于23日凌晨5点被执行死刑。

在这里,生命是什么?是在通往死神“会客室”途中的短暂停留,其实对任何人都是这样。

此外,伊夫堡囚禁过的其他人:
法国政治家马修(Michel Mathieu Lecointe-Puyraveau,1764-1827年),1815年滑铁卢战役失败后被囚禁在伊夫堡,后被释放。
巴黎公社起义的领导人加斯通.克莱米埃(Gaston Crémieux,1836-1871年),1871年流放到伊夫岛,后被枪决。
范妮.狄龙(Fanny Dillon),拿破仑最忠实的追随者和拥护者勃兰特将军(Henri-Gatien, Comte Bertrand,1773-1844年)的妻子,1815年3月曾在伊夫堡囚禁。
1852年12月2日政变后,304名拿破仑三世的反对者曾被监禁于此,后被流放到阿尔及尔和圭亚那。
最后一批囚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俘的德国士兵。

伊夫堡作为监狱正式关闭之后改为旅游景点。直到1950年灯塔看守人和他的家人仍生活在这个岛上。
http://chateau.if.free.fr/index.php


“基督山伯爵”曾经说过:“当你年复一年只能面对灰黑色墙壁时,你就能理解蓝色的意义了。”我相信在这里被关押的囚犯都渴望能自由自在地看到蓝色,而不只在“放风”时。
自由的天空-伊夫堡(三)

624.jpg
2013-5-30 22:44




从二楼通过狭窄的旋转楼梯上到了伊夫堡三层的天台,钻出碉堡似的楼梯出口时眼前一下豁然开朗起来,碧海、蓝天、白云、帆船都猛地“跳”了出来。

在二楼一直游走在各个黑暗、封闭、破旧的囚室中,当登上天台看到这碧蓝的天空和蔚蓝的大海时,那种压抑的心情立马一扫而光。

625.jpg
2013-5-30 22:44





天台十分宽大,视野极其开阔。向东走到伊夫堡东南角的莫高维塔楼(Mougouvert Tower)顶上的平台,从这里可以远望马赛城,那起伏的山丘上被密密麻麻的房屋所覆盖。

626.jpg
2013-5-30 22:44




向下望去,岛的东边有座灯塔,近处这座红顶瓦房是“沃邦营房”(The Vauban Building),后来改为典狱长的宿舍;大海的对岸就是马赛城。


627.jpg
2013-5-30 22:44


大海那边的马赛,就是自由的世界,是所有被囚禁在伊夫堡的犯人们梦寐以求的“天堂”。

628.jpg
2013-5-30 22:44




对岸山顶上的加尔德圣母院,高高的圣母像闪着金光在蓝天的映衬下分外耀眼。



629.jpg
2013-5-30 22:44


回头望去,那是伊夫堡西北角四层的圣克里斯多福(Saint-Christophe Tower)塔楼,它也是伊夫堡的最高点。



630.jpg
2013-5-30 22:44



岛的西南角,矮墙下面是悬崖,这里曾是处理囚犯尸体的地方。死去的囚犯通常被捆住双脚,再挂上个重20-30磅的铁墩子,从这里扔进大海,所以这里也被称作“伊夫堡天然坟场”或“国家监狱坟场”。在大仲马笔下,埃德蒙.邓蒂斯(Edmond Dantes)正是在这里把法利亚神甫(Abbe Faria)的尸体掉包后,被扔进大海脱逃,从而获得了自由,成为了神秘而富有的“基督山伯爵”。


631.jpg
2013-5-30 22:44




越过女儿墙俯看四四方方的天井,它的四周就是伊夫堡监狱,下面两层都是牢房。二层牢房基本上都有窗户,从牢房里能看见蓝天,“放风时”更是能晒晒太阳;一层则是地牢,终日见不到阳光。
632.jpg
2013-5-30 22:44




爬上圣克里斯多福塔楼的顶层,从这里俯看伊夫堡的天台,左下角是监狱中央的天井,用来采光和通风;稍远处的圆形就是刚才观景的东南角的莫高维塔楼(Mougouvert Tower)屋顶。

633.jpg
2013-5-30 22:44




前边的是伊夫堡东北角的圣尧姆塔楼(Saint-Jaume Tower)屋顶和岛上的灯塔;远处是马赛城。

634.jpg
2013-5-30 22:44




伊夫堡西边的两座小岛,Pomegues岛和Ratonneau岛,右边Ratonneau岛上建有卡罗莱纳医院(l'hôpital Caroline),用来检验检疫进出马赛的船员和船只。
635.jpg
2013-5-30 22:47




636.jpg
2013-5-30 22:47


从伊夫堡下来后又围着城堡转了一圈,四周光秃秃的,没有任何树木和草丛。可能是岛上全是岩石,无法生长高大的树木;也可能是怕犯人们藏匿而故意不种。


637.jpg
2013-5-30 22:47




从“伊夫堡天然坟场”仰望这个令犯人胆颤心寒的“城堡”。
638.jpg
2013-5-30 22:47


逛了一个多小时后,回到码头等待返程的游船。岸边岩石上海鸥毫无畏惧地在游客身旁起起落落,好像在等游客投递食物。

639.jpg
2013-5-30 22:47




15:40从马赛开来的游船准点抵达码头,上船后驶向它的第二站Ile du Frioul岛,这样绕了一圈之后在16:35回到马赛。

640.jpg
2013-5-30 22:47



641.jpg
2013-5-30 22:47


642.jpg
2013-5-30 22:47


游船渐渐驶进马赛港时看到西边新港里停着的Algerie Ferries公司的大型邮轮,它们主要来往于阿尔及利亚、西班牙和法国。

643.jpg
2013-5-30 22:47





庄严、壮丽的圣玛丽大教堂(Cathedrale Saint Marie Majeure de Marseille),原打算下午去参观的,现在只能在海上远远的看看它的轮廓了。这是座罗马天主教教堂,建于1852-1896年。

644.jpg
2013-5-30 22:52





马赛旧港西边的圣让堡(Fort St. Jean),由路易十四兴建于1660年,与对岸的圣尼古拉斯堡(Fort Saint-Nicolas)一起把守着马赛旧港。其实,修建两座堡垒是为了应对当地反抗总督的起义,而不是保卫这座城市;大炮指向城市,而不是指向海上。

法国革命期间,圣让堡被用作监狱,关押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力普二世(Louis Philippe II, Duke of Orléans,1747-1793年)和他的两个儿子,路易.查尔斯(Louis Charles, Count of Beaujolais,1779-1808年)和安东尼.菲利普(Antoine Philippe, Duke of Montpensier,1775-1807年)。

645.jpg
2013-5-30 22:46





从海上看高耸在旧港东边山丘上的加尔德圣母院(Notre-Dame de la Garde)显得十分威严,雄伟。
646.jpg
2013-5-30 22:53


游船缓缓驶进马赛港,城中的建筑由小变大,逐渐清晰起来。


647.jpg
2013-5-30 22:53




港口两边停泊的帆船和游艇从眼前一排排“走过”,马赛我回来了。

648.jpg
2013-5-30 22:53




游船将要靠岸时,站在船头回首远眺刚刚离开的曾是阴森恐怖的监牢、经历过无数炮火硝烟的伊夫堡;再看看眼前蔚蓝的地中海、繁华的马赛城和映衬在蓝天白云下成排的帆船游艇,感慨万分。一个是人间地狱,一个是自由的天空。
汗流浃背奔尼斯


下午4点40下了游船,先到卡内比埃尔大街(La Canebiere)靠近旧港的那家老佛爷百货(Galeries Lafayette)与我们购物的那拨儿人汇合。现在正赶上老佛爷百货打折季,吃完午饭她们远远看到商场门前的大幅“跳楼甩卖”打折广告,“血拼”的热情一下被调动了起来,一头扎进去逛到这会儿还没出来,连伊夫堡都舍弃了。

649.jpg
2013-5-30 22:55





此时她们也是战果颇丰,买了两个新秀丽(Samsonite)24寸的四方向轮行李箱,6折后每个108欧,可退税13欧,退完税合95欧,按当时1:9.17的汇率是871元人民币,比国内3、4000的价格相比,便宜得不是一星半点。两方向轮的箱子退税前只要90多欧。

还买了个兰姿(LANCEL)的包,5折后390欧,退完税340多欧,合3100多人民币,这包在国内怎么也得卖7、8000块钱。要说兰姿(LANCEL)的服务确实是好,买包时因一时疏忽忘记拿包的背带了,回国后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给兰姿发了个邮件,说明情况,他们很快回了邮件,并答应帮着找一条。3周后背带通过快递寄到了国内,不得不赞叹兰姿的服务,不愧是有着百年历史的法国老品牌。另外还买了一个兰姿的手包,5折后114欧(未退税)和一个皮手环,5折后30欧(未退税),退税大致是10.8-12%。

650.jpg
2013-5-30 22:55





离开老佛爷百货后沿着卡内比埃尔大街原路返回酒店取行李,下午17:59要乘火车去尼斯。这是卡内比埃尔大街上的服装店COLOMBE by KHAAN。


651.jpg
2013-5-30 22:55




卡内比埃尔大街上的C&A服装店和打折广告,从5折到8折。

从卡内比埃尔大街的一侧拐进诺埃伊路,往前一直走到梅朗小路,路尽头的一座六层小楼就是《基督山伯爵》的男主角埃德蒙.邓蒂斯的家,不知道它现在是否还保留着。

652.jpg
2013-5-30 22:55




原路返回时又看到了马赛的归正宗教堂(Eglise des Réformés,Saint-Vincent-de-Paul,圣文森特-保罗教堂),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乳白色的双尖顶哥特式教堂显得格外庄严。

653.jpg
2013-5-30 22:55




5点钟回到酒店,先倒腾箱子,把原来箱子里的东西搬到新箱子里,旧箱子就扔了。而后拖着“新秀丽”赶往这个高台阶上的马赛圣夏尔(TGV Gare Saint-Charles)火车站。
654.jpg
2013-5-30 22:55




火车站里挤满了人,大都是拉着箱子、背着背包的游客,因为第二天就是法国国庆,所以这之中也有不少打算出门探亲访友、度假休闲的法国人。

655.jpg
2013-5-30 22:55




站台内的火车

657.jpg
2013-5-30 22:55




656.jpg
2013-5-30 22:55





候车大厅内来去匆忙的乘客

658.jpg
2013-5-30 22:55




17:30我们乘坐的ter 17495的站台仍未确定,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站在候车大厅里等待。
大概17:35,屏幕上显示出我们乘坐的车所停的站台,呼啦啦一大群人或拉着大行李箱,或拎着、背着大旅行包涌向站台上的黄色打票机,很快每节车厢门口就挤满了人,那架势与我们“黄金周”时的地铁或公交相比一点都不逊色,“混乱”的场景真把我看傻了。有一点要说明的是:ter车是大区内短途火车,车票上没有座位号,得上车现找座位,所以在上车时大家都争先恐后。每个人都带着沉重的行李,车厢门前的一大“疙瘩”人行动起来自然就很慢,车下的乘客还急切地往前挤,曾一度造成了小混乱。真不敢相信在这么高度文明的法国也会出现这种局面,等我们一行人费了老鼻子劲挤上车时,人人都是汗流浃背,而我则是前后都湿透了。


659.jpg
2013-5-30 22:59




车厢里并不十分拥挤,几乎所有的乘客都能找到座位。大件行李放到了两个背靠背座椅中间或行李架上。

我们右前方的一对美国中年夫妇,一路上不停地在抱怨法铁,什么没座位号啦,上车时间给的太少啦,票价比美国贵很多啦等等,声音挺大,还连说带比划的;旁边几位看似是其它国家的乘客一直在附和着。说实话这也是我们这趟法国之行乘坐火车最费劲的一次,上车时比国内的动车还挤,和“黄金周”时拥挤程度有一拼。


660.jpg
2013-5-30 22:59




经过2个半小时的行驶,火车于20:32准点到达尼斯威尔火车站(SNCF Gare Nice-Ville)。乘客全都下车后的车厢。

661.jpg
2013-5-30 22:59





尼斯威尔车站的站台

662.jpg
2013-5-30 22:59





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外面的天依旧很亮。

663.jpg
2013-5-30 22:59




Ter Provence-Alpes-Cote d’Azur 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蔚蓝海岸大区短途火车



下车后先去车站附近的租车行看看了,全都下班关门了。明天是法国国庆,商店可能下午就都关门回家了,和咱们十一长假前一样,上午上半天班下午提前回家过节去了。

按照事前打印的酒店地图,出了车站一直向南走,7、8分钟后就到了Avenue Georges Clémenceau,途中碰到一家当地的华人,向他们问了一下路,很快就找到我们预订的酒店- saint georges nice

664.jpg
2013-5-30 22:59




酒店地处一大片居民区中,虽然房间临街,但晚上很安静。这是我们此次法国之行住的最好的酒店,79欧/晚。

665.jpg
2013-5-30 22:59





卫生间临街也挺大的,通风好,光线好,还配有吹风机。

666.jpg
2013-5-30 22:59





酒店前台、大堂和餐厅。在尼斯住了3天,没看到有多少客人在餐厅里吃饭。

非常欣慰的是这个酒店有电梯,但非常非常小。电梯口上写有告示:一次只能乘坐1名客人和2件行李,或2名客人和1件行李,否则超载。无论怎样,有电梯总比没电梯好。

667.jpg
2013-5-30 22:59




酒店楼梯和走廊

668.jpg
2013-5-30 22:59





入住后把行李放到房间,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晚上11点约上几个人一起出去找吃的,在大街上转了一圈,终于找了一间酒吧加快餐厅。我们俩要了一张披萨、一碗面条,一盘沙拉,18欧。瓶装水免费,不知是不是快过节的缘故,反正后面几天再也没碰到这等好事。离开时酒吧还陆续有客人进来,也许尼斯的夜生活才刚开始。
蔚蓝海岸上独特的隐居地-昂蒂布(一)


今天是法国国庆(也叫巴士底日Bastille Day),上午10点半远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照例将举行传统的阅兵式和“法国巡逻兵”飞越凯旋门的特技飞行表演。早晨在酒店大堂,看到电视上正在播放记者采访凌晨5点钟来排队的观众,和咱们的国庆升旗仪式一样,有无数的法国人和国外游客都希望亲身处在那些特殊的地方去见证一年中最有纪念意义的一天。

我们今天要去的两个目的地是尼斯西南边的昂蒂布(Antibes)和戛纳(Cannes)。从距我们酒店3站地远的尼斯公交总站乘200路汽车(Nice-Antibes-Cannes)可直接到达。

8点钟我们一行人准时出门,先是沿着酒店门前的乔治.克莱蒙修大街(Avenue Georges Clemenceau)向东走,几分钟后就到了尼斯的主干道-让.梅德桑大街(Avenue Jean Medecin),它相当于北京的长安街。站在街中央一看,呵,整条大街空空荡荡的没几个行人,更别提车了,走在路正中央5分钟都不会碰到一辆车经过。周围的街道、商铺、饭馆等等仿佛都还在沉睡之中,这就是节日清晨的尼斯。

669.jpg
2013-5-31 15:49




国庆日早晨8点15分时的“长安街”,依旧没有苏醒,一眼可以望到街的尽头。

670.jpg
2013-5-31 15:49





沉寂、空荡的大街和街边咖啡馆。咖啡馆内零零星星地坐了2、3个人,望着毫无生气的大街发呆。

671.jpg
2013-5-31 15:49




让.梅德桑大街的有轨电车车站,车票1欧,无人售票。车票在车站的自动售票机上买,上车打一下卡,算是检票了,司机不管验票,全凭自觉。





672.jpg
2013-5-31 15:49


尼斯老佛爷百货(Galeries Lafayette)前的门廊,它也在让.梅德桑大街上。在尼斯这三天里没少去里头逛,又为尼斯贡献了不少欧元。

673.jpg
2013-5-31 15:49





让.梅德桑大街的南端是宽敞的马赛纳广场(Place Massena),广场西边的3层红砖墙在晨光的照射下分外鲜艳。广场上立有七根10米多高的竖杆,杆顶端都有一尊或蹲或坐的人像(看上去很像是佛像),代表着七大洲之间的交流(真没看明白其寓意),它们是由加泰罗尼亚艺术家Jaume Plensa设计完成的。坐像是树脂中空的,晚上它们会发出或蓝或红的颜色,看上去有点瘆人。

674.jpg
2013-5-31 15:49




1832年广场最初建成时是用尼斯最杰出的市民安德烈.马塞纳元帅(André Masséna,1758-1817年)的名字命名的。马塞纳是1804年拿破仑称帝后首批获授帝国元帅的18名法军将领之一。拿破仑称赞他是帝国中最响当当的人。在1808年的一次打猎中一只眼睛意外地被拿破仑射瞎。


675.jpg
2013-5-31 15:49



676.jpg
2013-5-31 15:49


在马塞纳广场西边的Avenue de Verdun大街上看到一家开门的早点铺,早餐就在这里解决了。每人要了一杯咖啡或饮料,一块面包,大概3.5欧。节日的早晨只有老板和伙计俩人,一下子来了我们这么多人,外加都不懂法语,点餐时各自喜欢吃的也不一样,结账时又是各付各的(不这样付说实在的真不知道每人应付多少),把伙计忙得是团团转,到了还是算错了帐,少算了一个人的钱。

677.jpg
2013-5-31 15:49





初建于1832年的马塞纳广场为半步行街,呈直角的电车轨道穿行其中。每逢节假日广场都有活动,如音乐表演,杂耍,卖东西的小摊等。今天晚些时候应该会有表演,现在太早“演员们”都还没出来呢。

678.jpg
2013-5-31 15:49





广场地面由黑白两色的石块铺设而成,很有意大利风格。南边有一喷泉,中央是一尊高大的阿波罗雕像,四周的小雕像代表希腊神话中的水星、金星、地球、火星和土星。
679.jpg
2013-5-31 15:53


到了马塞纳广场再往东走就到汽车总站了。要是在平时乘坐有轨电车还是很方便的,节日里车的时间间隔比较大,不如步行还能看看风景。



680.jpg
2013-5-31 15:53




有轨电车的U字形线路(深红色的),贯穿尼斯的主要街区。

尼斯公交总站(Gare Routiere)在有轨电车的Opera-Vieille Ville站北边,地图上标注为Station J.C. Bermond。200路汽车在总站的最西边,紧靠绿地,它的终点站是戛纳(Cannes),途经昂蒂布,全程票价每人1欧。

681.jpg
2013-5-31 15:53


上午10点半汽车到了昂蒂布的BRIND车站,到站后呼啦啦地下去了大半车的人,我们也跟着“大拨儿”下了车,事实证明这个站距老城最近。昂蒂布离尼斯大概有20多公里,公交车需要40分钟。


682.jpg
2013-5-31 15:53




下车后,往东走是戴高乐广场(Place du General de Gaille)。广场的西北角就是游客资讯中心(i),在那里能拿到昂蒂布的旅游图和询问感兴趣的问题。进到中心后首先被问到“从哪儿来”,根据来自国家的不同,会有相应的工作人员接待,并在对应语种的地图(没有中文的)上边画边介绍。资讯中心里有位会说中文的女孩,她说她在北大学习过1年中文。我说我们主要想参观昂蒂布的老城和格尔马尔迪城堡(Chateau Grimaldi,现改为毕加索博物馆),她耐心细致地给我们在地图上标出了位置和游览线路。在这小镇还能碰到会说中文的法国人真让我很意外,也很惊喜。

683.jpg
2013-5-31 15:53




按照地图所标我们穿过戴高乐广场和昂蒂布的汽车总站(Gare Routiere),再沿着共和国大街(Rue de la Republique)一直向东走,其实绝大多数游客都是这么走的,跟着人流走就是了。

684.jpg
2013-5-31 15:53




在这里明显感到了节日的气氛,街边露天咖啡馆的阳伞下坐满了人。沿途经过老城主要景点的小火车也慢吞吞地开过来,走走停停,不时地有上下车的乘客。
685.jpg
2013-5-31 15:53




昂蒂布是希腊语“面对面的城市”的意思,应该表示的是“科西嘉岛对面的海岸上城市”之意。由希腊人建造的昂蒂布老城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城中最古老的建筑更是可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

686.jpg
2013-5-31 15:52




漫步在这些散发着古老气息的街道上别有一番风情,但道路两旁林林总总的店铺提醒着我们,这优美的海边小镇已经越来越商业化了。

687.jpg
2013-5-31 15:52




路边水果摊:桃、苹果每公斤2.95欧,柠檬每公斤2.3欧。令人垂涎欲滴、猛咽口水的冰激凌。这大热天儿的吃上一口冰激凌,那真是凉到心底了。

688.jpg
2013-5-31 15:52




走在这干净、清新、开满绚丽的鲜花的街道上能不让人流连忘返吗?
689.jpg
2013-5-31 15:55


昂蒂布剧院。门前立有禁止汽车、摩托车通行的标志。


690.jpg
2013-5-31 15:55




穿小街走小巷,左拐右拐就来到一个小广场前,广场北边是市政厅,南边是菜市场。市场前有一尊Jean Étienne Championnet(1762-1800年)将军的半身像。38岁那年Championnet死在昂蒂布,立此雕像纪念。

691.jpg
2013-5-31 15:55




昂蒂布市政厅(Hotel de Ville),一座很普通的3层小楼,远比不上国内乡一级政府机构的气派。

692.jpg
2013-5-31 15:55


从小广场向东张望,能看到昂蒂布圣母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de-la-Platea d'Antibes)。教堂正对着的街门口有一耶稣受难的铁十字架。

693.jpg
2013-5-31 15:55





教堂始建于11世纪,是早期罗马建筑,它全部都用石头建成的;现在看到的暗橘红色、带有宗教色彩的教堂前脸是18世纪重建的。

694.jpg
2013-5-31 15:55




教堂内雕刻精美的布道台

教堂内最值得关注的是1447年的耶稣死难木雕、1515年Louis Brea的绘画《The Madonna with Rosary》、巴洛克风格的祭坛、圣母石雕和1772年的洗礼台。

695.jpg
2013-5-31 15:55




颜色各异、带有圣母图案的蜡烛杯。杯壁上的人像在烛光的映衬下格外清晰、鲜亮。

696.jpg
2013-5-31 15:56




有上百年历史的教堂钟楼
带给大师无限灵感的古镇-昂蒂布(二)


697.jpg
2013-5-31 15:58




教堂的对面是赫赫有名的格里马尔迪城堡(Chateau Grimaldi),它紧邻大海,站在上面可以尽情地欣赏烟波浩淼的地中海。


城堡建于12世纪,是当时希腊人的要塞,后来一度被隔壁圣母教堂的主教当作住所。1383年格里马尔迪家族买下此城堡。1608年法王亨利四世(Henry IV ,1553 -1610)将整个昂蒂布小镇的所有土地、港口,连同这个城堡一起都了买下来,归为法国所有。城堡在那段时间里分别被当成过兵营和国王管家的住所,1702年又改为市政厅。1925年昂蒂布镇政府花了8万法郎买回城堡(不知从谁手中),1928年将其改成了博物馆。

698.jpg
2013-5-31 15:58





1945年毕加索来此博物馆参观儿童绘画展览,立刻被这个能带给他无限灵感的城堡所吸引,于是第二年在博物馆的一间屋子里成立了他的工作室,并创作了大量油画、素描和陶艺作品,几个月后离开时他将所有作品捐赠给了这个小镇,其中包括《生之喜悦》(La Joie de Vivre)、《昂蒂布夜钓》(Night Fishing at Antibes)、《山羊》(The Goat)及《安第玻利斯系列》(Antipolis Suite),于是镇政府决定将城堡改为毕加索博物馆(Musee Picasso),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属于特定艺术家的博物馆。1990年毕加索的第二任妻子去世后又捐赠了一些毕加索的作品给此博物馆,现在这个博物馆共收集了245件毕加索的作品。

699.jpg
2013-5-31 15:58




被改为毕加索博物馆(Musee Picasso)的格里马尔迪城堡。门票6欧。


格里马尔迪家族从13世纪起就拥有了独立自主的摩纳哥公国,使它成为欧洲历史最悠久的王朝。鼎盛时期的摩纳哥公国版图从芒通(Menton)到昂蒂布。让世人记忆最为深刻的就是1956年摩纳哥亲王兰尼埃三世(Rainier III,原名Rainier-Louis-Henri-Maxence-Bertrand de Grimaldi,1923-2005年)迎娶美国影星格蕾丝.凯利(Grace Kelly,1929-1982年)的世纪婚礼,从此全世界更加关注摩纳哥了。

700.jpg
2013-5-31 15:58





湛蓝的海水和象征着格里马尔迪家族兴衰的城堡

701.jpg
2013-5-31 15:58


小摄影师

702.jpg
2013-5-31 15:58





沿着海边不宽的大街一路前行,就到了昂蒂布的旧港(Vieux Port),港口里停靠了很多游艇。旧港西边是全欧洲最大的游艇停泊码头-沃邦港(Port Vauban)。每年4月中旬在这里有赛艇节,6月上旬有国际帆船节。

703.jpg
2013-5-31 15:58





国庆节的昂蒂布格拉维特海滩(Plage de la Gravette),里面有不少赤裸着上身晒太阳的法国美女,看到这场景同去的几位女士也好奇地拿出相机对准“她们”噼里啪啦的使劲照。


704.jpg
2013-5-31 15:58


古老的街道和过街屋。有着悠久历史的昂蒂布曾经是马赛与米兰之间唯一的大城镇,这些较为宽敞的街道是当时走马车的。

705.jpg
2013-5-31 15:58




深入到老城幽静的巷子里,游人寥寥,可以慢慢感受南法悠闲、恬静的生活。

706.jpg
2013-5-31 15:58





在小巷中穿行时,看到一家正在为午餐做准备的餐厅,就停下来在门口向里张望。结果在街边闲聊的服务员很热情地为我打开门,并邀请我到餐厅里面照相。进去后发现里面还套有一个能摆放几张餐桌的小庭院,我匆匆地照了几张,临走前不停地向那位服务员表示感谢。在这儿真心希望他们生意兴隆,唯一遗憾的是没给那位热情的服务员来一张。
707.jpg
2013-5-31 16:00




鲜花装饰的窗户和绘有逼真图画的房门。很有想象力的“门绘”。


709.jpg
2013-5-31 16:00




很想知道门打开后是啥样的
708.jpg
2013-5-31 16:00

房子的主人似乎随时在恭候客人的到来



710.jpg
2013-5-31 16:00


在黑夜中带来光明

711.jpg
2013-5-31 16:00




周末跳蚤市场和街边餐馆。跳蚤市场里有把自家的旧书、旧货、旧衣服拿出来卖的,也有“艺术家”在推销自己作品。

712.jpg
2013-5-31 16:00




沿着镇子中的小巷漫无目的的闲逛时,看到街边这家窗户上的“盆景”很有意思就端起相机随意照了一张相,这时从身边匆匆走过一位法国大妈,看到我对这“盆景”感兴趣,兴奋而又自豪地连说带比划地“告诉”我,这是她的家,我照的盆景就是她养的。看得出她很有成就感和自豪感,还站在自家门口让我拍照,之后打开房门请我参观,出于礼貌我没有进屋,也没有对人家里拍照。在这小镇处处都能感受到南法人的热情。
713.jpg
2013-5-31 16:00




和小镇中心喧闹的大街相比,这里显得是如此的寂静,走在这里唯一能听见的就是相机“咔哒”的快门声,即使是这点声响在这儿都是那么的刺耳。


714.jpg
2013-5-31 16:00




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镇中心的国家广场(Place Nationale),周末的自由市场里主要卖服装和小商品。真不知道这些剪刀啊、刀子啊,本地人能有多少人买,不大的镇子谁家会总换剪刀。服装也大都只适合中老年人穿,样式远不如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的多。

从昂蒂布的国家广场,沿着共和国路(Rue de la Republique)和威尔逊总统大街(Boulevard President Wilson)一路南行,能到瑞昂莱潘(Juan-Les-Pins),昂蒂布-瑞昂莱潘半岛上另一个著名城市,城中有很多高档酒店、赌场、咖啡馆、商场,最有名的是每年7月举行的国际爵士音乐节(Jazz a Juan),那可是欧洲历史最悠久的艺术节,可惜这次时间不够去不了了。

715.jpg
2013-5-31 16:00




国家广场旁边被鲜花装点的大街-共和国路,它也是昂蒂布的主干线。